行者无疆:给自己安全感的,不再是铠甲和勇气


趋势学社特约作者:行者无疆


看朋友圈文章,写黄永玉为家乡一座庙宇画壁画,其中一幅“迷时师渡,悟时自渡”的画映入眼帘。


当年看《悟空传》,悟空拜倒在菩提老祖面前,哽咽着说:“师傅,这一路,徒儿走得好辛苦……”自己泪水盈满眼眶的情景突然从记忆里涌入脑海。


四十年不算太短,经历了很多事,有意无意的习惯了忘记,在乎的不在乎的,失落也好,得意也好,时间一长好像都不那么重要了,仿佛彻底消失在脑海里了。然而有些东西并未放下,也并未遗忘,如同被封印的魔兽,等待咒语的召唤。


二十年的路,仿佛一幅画一样映在眼前。


幸好,这两年的学习,改变了很多生活的状态,放下了很多事,或许有一天能对所有的过往微微一笑,今天还做不到。前几天在网络平台做的五行学习的分享,勾起了我对往事的诸多回忆,值得庆幸的是,面对同样的场景,已经释怀得多。


分享的开始,老师说:“没想到学刚会对五行有兴趣,没想到他能把这门学问学这么久,这么投入”。


为什么老师会有这样的判断呢?


我给了自己一个答案:或许之前的我太“逻辑”了,逻辑到凡事都要有根据,符合科学的、理性的思维,哪怕僵化,哪怕钻牛角尖,不符合我的逻辑的,绝不会被我接受的。


在别人眼里,原来的我或许是:自以为理性,逻辑自成体系,并且执拗。让这样的一个人接受一门“迷信”的学说,几乎是天方夜谭。


我曾经如堂吉诃德般的痴狂,不理会别人不解的目光,也承受着屡败屡战的失落。在理性背后,仍然是感性的火焰照亮着生命的角落。当《悟空传》里的孙悟空奋起千钧棒却无法击中对手,踏出界限时;当听戴荃唱《悟空》——


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/ 我有这变化又如何

还是不安还是氐惆 / 金箍当头欲说还休


泪水并不是为悟空而流,而是为了自己曾经同样的抗争和无果。



作为一个“非典型”的北京人,我的“斗志”更旺盛,不安更多。我曾经用一个设问来解释自己的选择:“一个人游泳很好是为什么?”答案有两个:喜欢和怕有一天掉水里淹死。我是第二种。


当一个人不安的时候,他会选择某种方式来让自己心安。我选择的是“科学”和“逻辑”,这是我的武装,打败过很多表面上很强大、虚张声势的东西。这两件武器,我用了很久,也用的得心应手,并且醉心于提高自己的技能。


我也沾沾自喜过自己的“修为”,作为一个孤独的行者,我甚至不屑于投靠到名门正派的门下。那份孤傲,给了我自由,也注定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路。“斗、战、胜”是种选择,但不一定通向想要的结果,彼时的眼里,并不存在第二种选择。


现在看来,这两件武器在保护我的同时,也给了我极大的限制,试想:一只壳子又重又厚的乌龟,有多少机会跑遍每个山巅去看到远处的风景?这或许也是老师认定我不会认同“五行”的原因。


有些事情不得不说是“缘分”。不论说“渐悟”或“顿悟”,还是“山穷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生活给了我很多的经历,也给了我很多的启示。


我的处境以某种我不能预测、不能左右的方式发生了变化,我从那个“惊恐的小猴子”,也慢慢变得安定。给自己安全感的,不再是铠甲和勇气,而是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”的念头。能有这样的变化,不能否认“科学”与“逻辑”的功劳,它们助我一路前行,直到不能让我再向前一步,便把另一位使者带到了我面前。



在自我救赎失败之后,遇到了薛老师,遇到了这一群人,遇到了五行,老师是在这个过程中高举火把的人,照亮了我迷茫的前路,这正是“迷时师渡”


从学习教练技术、九型人格、十六个内在驱动力、意志力、意念力……直到我把目光聚焦到了“五行”上面。与其说是五行学说征服了我,不如说它用一面镜子照见了一个新的世界,一个不同视角看到的世界。


原来自己坚守的东西是如此的局限和偏颇,坚守“科学”的时候,也变成了“迷信”,对人类的智慧顶礼膜拜,否定一切自己不能理解和认同的东西,故步自封。科学也不过是人类有限智慧的产物,承认自我的局限性,才可能看到更广阔的可能,如同我们长大后有了新的认识和关注,不在着迷于儿时的游戏。


即便不认同五行学说关于未来的预测,关于人生的映射,仅仅它给我们思维上的启示和人生视角的转换,就已经让我们受益良多了。


从浅处说,五行是一套讲求平衡、内外合一、不自我的哲学体系。从深处说,五行是关乎宇宙能量与个人能量相互影响,平行宇宙理论和更多前沿科学理论的通俗表达。不论你是否相信,这世界有越来越多的东西被印证,同时有越来越多无法解释的东西被发现。


当现代科学试图用“量子力学”和“时空理论”来诠释古老的学科和理论时,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那些曾被我们打倒在地的“迷信”和“妄想”,是否包含了更高深的智慧,只不过到现在为止,我们仍无法用地球上最智慧的头脑来完全的解释和理解。



认同了五行,其实是认同了自己的局限和渺小,不再用自我搭建的“科学”和“逻辑”体系在世间行走。在穿过了“科学的玉米地”之后,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开启一个新的世界,“界限”是自己设置的,超越不了自己,再卓绝的努力也跨越不了。


五行学说作为“人生导航”,并不意味着我们会清楚的预知,某一时刻我们会遇到什么人,遇到什么事。而是用我们曾经走过的路,做过的事、遇到的人做镜子,照见我们过去的“模式”,也看到我们可以选择的方式和方向,路还是那一条路,但是我们会走得坦然、走得从容,未来也因当下而改变。


在五行的学习中,有“理法、技法、相法、心法”的技法和状态,这代表了我们自己学习的着眼点和思维状态。


现代科学的研究也表明:所有的人当中,也只有两极(大恶及大智)各3%的人能够超越预期的人生,94%的人都在可预测的人生轨迹两侧呈正态分布,无非是谁比谁好一些,谁比谁背一些而已。


从这个角度看,理法、技法派也是对的,不过他们着眼的是94%中的大多数。这是社会的基石,也是每个人必经的道路,如果希望自己能够达到“边界”甚至跨过“界限”,那么就要继续前行,着眼于“相法”和“心法”的学习,才可能达成超越。《了凡四训》说过、佛陀也说过:想不想、做不做,在自己。


反正人生就这么长的时间,即便有下一次,也不见得能记得,干嘛不给自己一个更炫的目标呢?这就是“甲午”的表达方式哦,感受到了吗?想知道你自己设计之初是什么样子的,来一探究竟吧。



作者:行者无疆,趋势学社特邀作者。

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



阅读 433      更新 2017-12-04